什么样的货币政策利率上升 [通胀压力上升后的中国货币政策]

  我在几个月前就指出,别看当时国内CPI处于低位,但2012年中国CPI处于低位并非是与实际的物价水平下行有关,而是与中国特色的以猪肉为主导的CPI统计体系、2011年CPI基数较高、从2011年下半年以来住房价格开始向下些微调整而导致相关产业不少商品价格全面下跌有关,因此,只要这几个条件发生变化,中国CPI就面临着快速上升的压力。所以,2012年12月的CPI由11月的2.0%上升至2.5%也就不足为奇了。
  尽管12月的CPI涨幅过大,但很大程度上是与食品价格特别是蔬菜价格大幅上涨有关,菜价上涨成为12月份CPI上行的主要因素。但是蔬菜价格上涨更多体现为季节性,因此,蔬菜价格变化对今年CPI上涨不会造成很大影响。
  其实,影响今年CPI上行食品类最为重要的因素是猪肉价格上涨。中国CPI是以食品为主导,而食品类中猪肉价格变化所占的比重又较高。往往猪肉价格上涨与下跌都会对CPI的变化造成较大影响。目前,猪肉价格下行通道已经基本结束,今年可能会逐渐地进入全面上行通道。如果猪肉价格逐渐上涨,今年CPI上涨将成为大概率事件。
  还有,CPI的基数效应的问题(即2011年CPI上涨达到5.4%,最高达6.2%),而2012年CPI上涨为2.6%,最近为1.8%。2012年CPI低的基数效应自然会反映到2013年的CPI指数中,即2013年的CPI更容易上涨。2010年以来的住房市场宏观调控,使得从2011年开始,与住房关联大的一些产业(如钢铁、建筑材料等)产量过剩的问题显露出来,价格出现较大幅度的调整。这就是2012年国内PPI持续走低的重要因素,自然也逐渐影响CPI持续下行。
  可以说,2013年上述三个条件已经发生很大变化。不仅猪肉价格开始全面进入上行通道,2012年国内CPI基数较低,而且国内住房价格在2012年上半年有些许调整的情况下又开始上涨,从2012年5月起国内房地产市场的价格已经连续上涨7个月。而房价上涨,不仅带动了居住类价格水平上升,比如2012年12月国内居住类价格更是大幅上涨3%,其中,租金上涨了3.3%,而且带动国内住房投资、住房销售及土地交易全面增长。而住房市场价格上涨很快就会传导到与房地产业相关的产业上去。这些产业的商品价格将可能出现全面上行。可以说,上述三个因素的变化将使得今年的CPI上行可能成为一种趋势。
  再加上国内外货币政策条件(中国2012年社会融资总额更是达到15.7万亿,创历史新高;欧美国家的量化宽松的货币政策进一步加码;安倍上任极力加推量化政策等)、中国劳动力成本上升、资源类产品的市场化、服务业改革幅度加大、国内新一轮政府投资高潮将启动,以及国际大宗商品价格全面上升所面临的输入型通货膨胀等,都会对2013年国内物价的上涨形成压力,国内CPI全面上行成了大概率事件,上涨幅度可能达到4%的水平。在这种情况下,中国货币政策何去何从也就显得十分重要了。
  其实,2013年国内货币政策在中央经济工作会议上已经定调,即“要适当扩大社会融资规模,保持贷款的适度增加,切实降低实体经济发展的融资成本”,实行回归常态的稳健的货币政策。
  但这里必须考虑三个因素,一是2013年通货膨胀压力正在上升;二是货币政策变动对住房市场的影响(2012年6-7月有十分沉重的教训);三是最近政策真空期及新政府上任后的政策过渡期。因此,从货币政策的基本原则与三个因素考虑下,2013年中国央行货币政策基本上不会走欧美和日本信用过度扩张刺激经济增长之路,而是为了控制通货膨胀可能采取稳健偏紧的货币政策。市场预期中国央行货币政策将逐渐收紧而不是如早些时候所预期的放松。如果是这样,国内稳健的货币政策将为中国经济持续增长创造条件。不过,最大的变数不是2013年这些经济因素如何变化,而是央行行长由谁担任。这点只能让时间来回答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