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富裕县财政局长张_财政局长的176张存款单

  “即便是从上级争取的专项资金,要想及时拨付,也必须向任居孟行贿。”财政局长任居孟成了所有需要拨款单位的噩梦      从领导岗位上退下来时,任居孟身藏176张存款单,1194万元巨款。
  他自我陈述,退休后每天都在极度不安中度过,每当听到有贪官被判刑,都暗自与自己所犯的罪相比较,甚至应当服刑多少年都计算得那样准确。
  任居孟,山东省齐河县财政局原局长,任职财政局长11年。
  6月29日,山东省德州市中级法院对任居孟作出一审宣判,以受贿罪,判处有期徒刑十三年,并处没收个人财产50万元;以贪污罪,判处有期徒刑十年,并处没收财产10万元;以巨额财产来源不明罪,判处有期徒刑五年,决定对其执行有期徒刑十八年,并处没收个人财产60万元。同案犯任居孟的妻子贾某犯受贿罪判处有期徒刑一年,缓刑二年。宣判后任居孟没有上诉。
  
  农家孩子的仕途
  任居孟1952年11月出生在山东省齐河县的一个农民家庭。童年时期经历过三年经济困难的他,在刚刚踏入社会时,无论在哪个岗位上,都给人以“积极肯干、任劳任怨、无私奉献”的印象。
  在官方简历上,任居孟留下的是一路顺风的官途。
  1970年,任居孟高中毕业回乡务农。在那个年代,具有高中文凭的他成了村里的文化人。村里推荐赤脚医生,他自然成了不二人选。1974年1月,任居孟凭借勤奋刻苦、医术出众、服务热情的表现,被公社卫生院抽调去当临时工,负责全公社的赤脚医生培训工作,这使他有更多的机会与公社领导有了接触。
  1976年5月,任居孟再次抓住公社从农村青年人中选拔领导骨干的时机, 被顺利选拔为“不脱离群众、不脱离生产、不脱离工作”的“三不脱离”公社干部,从此踏上了从政的仕途。
  1978年12月份起,他成为国家正式干部,先后被安排到乡、镇工作,从乡、镇党委宣传委员、副书记、乡长,直到乡党委书记。由于任居孟懂经济、能力强,所在的乡镇连年被评为先进,1996年2月被任命为齐河县财政局局长。
  
  “既然湿了鞋,干脆洗个澡”
  财政局是县政府的综合经济管理部门。任居孟当上县财政局长后,成了县里所有人眼中的“财神爷”。求助于财政部门的单位和个人越多,给他这个“财神爷”送钱、行贿的单位和个人就越多。
  刚刚上任不久的任居孟,开始对这些送上门的金钱,也曾进行了一番思想斗争,他拒绝过、烦恼过,也犹豫过、害怕过。最终还是架不住滚滚而来的金钱攻势。“常在河边走,哪能不湿鞋?既然湿了鞋,干脆洗个澡”,他这样说服了自己。
  在行贿名单上,有求于任居孟下拨款项的单位占据了半壁江山。
  2003年,任居孟参加全县的一个会议,会议间隙任在某局长办公室内电视上看场内直播。他意味深长地说,你这个电视机好、清晰,我办公室电视不清楚。正有求于他的该局长心领神会,立刻接口,那咱俩换换,会后就安排人员送去一套同品牌的电视机。
  齐河县“村村通”工程竣工之时,某局垫付的各乡镇拖欠的配套资金却始终收不上来。为此,县领导同意从各乡镇的经费拨款中扣出来。为了顺利拿到这笔钱,该局派一名副局长带着5万元现金来到任居孟的办公室。任居孟收下钱的几天后,各乡镇拖欠的工程款全部被从财政调度款中扣出并拨给该局。
  某局为了和任居孟搞好关系,以便在资金拨付等问题上得到其帮助,自2004年中秋至2006年春节,每逢中秋节和春节都安排工作人员给任居孟送慰问金,累计1.6万元。2005年年底,该局负责人找到任居孟帮忙增加经费,任居孟当即同意,从此县里每月给该局增加经费10万元。2006年下半年,该局又因资金紧张提出要求财政局借款200万元,并许诺事成后给任居孟一点操心费。不久,200万元借款到账了,该局局长把6万元现金送到任居孟的办公室,任居孟丝毫也没有推让,就把钱收下了。
  2006年春节前夕,某局从上级单位获得了一笔建设专项资金。为了尽快得到该笔资金,该局负责人买了两幅名人字画和1万元现金一起送给了任居孟,不久这笔10万元的建设资金全部拨付到该局。
  “我在担任财政局长的11年间,由于职位特殊、掌握着全县的财政资金,尤其县财政资金的拨付必须经过我的同意和批准,其他任何科室和个人都无权支付和划拨财政资金,所以一些单位和个人都愿意和我拉关系,一次甚至多次地给我送过钱,而我都心安理得地收下了。”
  任居孟这样说的,也是这样做的。自1996年3月至2010年2月,任居孟先后非法收受61个单位和个人所送的财物共计折合人民币218 万元。据办案人员讲:任居孟在乡镇工作期间,就曾利用工作之便从事推销挂历、书籍等生意来赚钱,并没有发现他有经济犯罪问题。但在当上财政局长后,凡需财政拨款的单位和个人都挖空心思地与任居孟拉关系、扯感情、送钱送物行贿,任居孟则乐此不疲,对送上门的钱财来者不拒。
  
  专项支付也要雁过拔毛
  “即便是从上级争取的专项资金,要想及时拨付,也必须向任居孟行贿。”许多部门和企事业单位因为业务的需要,经常从上级单位争取下来许多专项资金,但按规定必须经县财政局拨付,任居孟就成了所有需要拨款单位的噩梦。
  齐河县某局是事业性质的单位,局长由于资历较深,自己所在单位又不是全额拨款单位,主要靠广告宣传收入维持运转,少部分靠专项拨款,平时并不买任居孟的账,年节也不表示。
  2005年,该局的上级单位拨入一笔20万元的设备专款,却都被财政局以种种理由不予拨付。没办法,该局长找到任居孟办公室,最后,任从抽屉里拿出一张1.8万元的书籍单据,借口上面处长让推销,要求其帮助处理。该局长在没见到任何书籍的情况下,知道他这是变相的要钱,拿着单据回去了。
  然而,钱不送去,款就一直拨不不来,没办法,只好在单位处理了这1.8万元给任送去。任见到这位局长又说起汽车燃油太贵了,私家车开不起,又索要了2000元加油卡,该局长虽心不情愿,但为了工作和面子,不得不照办了。
  2001年山东省财政厅给每个县统一下拨一笔10万元的专项资金用于卫生系统门诊楼的修缮,但直到2004年齐河县卫生部门也没有领取这笔资金。3月的一天,任居孟把某医院的负责人叫到财政局办公室,说财政局通过关系从省财政厅要回一笔10万元的资金钱,并提出医院必须把这10万元中的5万元留出来返回给他个人。
  据卷宗记载,医院负责人思来想去,觉得“没办法,答应任局长的必须办,以后还要有求于他呢!”于是院长安排会计凑齐了4.6万元送给了任居孟。“这笔钱不是医院自己争取的,医院也一直没向财政局要这笔钱,于是便想从中割一块归自己。”案发后任居孟如是说。
  
  既要钱,也要形象
  任居孟的妻子和两个女儿原本都在农村生活。后来,随着任居孟职位升迁,从没读过书的妻子也被安排到乡镇事业单位工作,后调至县林业局工作直至退休,两个女儿毕业后都顺利地被安排到县机关工作。
  有这样一个幸福的家庭,日常生活开支也用不了多少花费,然而任居孟对金钱的欲望却愈来愈大,受贿方式也越来越多。
  据财政局的老同志讲,有一年财政局在任命各股室主要负责人前,任煞有介事地召开了竞聘动员大会,他在大会上公开讲:这次空出了几个正副股长的职位,有条件竞聘的同志,你写个申请交给我,我看看你的条件和能力予以考虑。
  “要求进步”的工作人员心领神会地纷纷用信封装了一万、两万不等的现金和自荐信,送到了他的办公室和家里。干部竞聘后,凡没有聘上的,都被任居孟委托专人退回,此举真可谓一举两得,既收了钱又为自己树立了“清正廉洁”的形象。
  2003年任居孟当上政协副主席后,觉得自己已经是政协副主席,在小小的县城已是为数不多的县级领导,加之他还兼任财政局长,位高权重,谁奈我何?看到和他同龄的干部都已经内退休养,感到自己在位时日不多,加紧了步伐。“兄弟,我有点费用不好处理,你给代劳一下吧!”、“我有点费用你给帮忙处理一下”,这成了他主动出击敛财的口头禅。
  2004年4月份一天,任居孟给某单位局长打了一个电话说:要求帮忙处理费用,该领导考虑到自己单位经常有拨款事宜需求助于任居孟,就派会计找到任居孟,然而,会计从任居孟处取回发票一看,金额竟然高达3万元。该单位是一个只有几名员工的小科局,这样大额的发票不好处理,该局长只好求救于自己的亲属把大额发票兑换成几张小额发票分批报销,才完成任居孟交代的任务。
  按照国家有关规定,财政资金的存放有着指定的对象。然而,当任居孟的老乡孙某对他说:财政的钱存在哪家银行都是存,不如存在我们信用社。任居孟爽快地答应了,并安排预算部门在该信用社开了账户、存入部分资金,使孙年年完成揽储存款任务。为表示感谢,自2005年至2007年,孙某逢年过节都给任居孟送钱,累计达3万多元。任居孟退休后孙还是会坚持从自己业绩提成中拿出钱来买购物卡逢年过节拜访,直至2010年春节均未间断,累计送给任居孟购物卡2.2万元。任居孟归案后仍念念不忘孙是个“最讲情义的人”。
  任居孟还利用从政多年形成的地位优势及与领导接触机会多的条件,为亲戚朋友就业、调整工作办了不少事,但每次都是给多少钱办多少事,看碟下菜。
  一位生性耿直的本家亲戚看不惯任居孟的做派,在任居孟案发后给办案人员说:“他享他的福,咱过自己的清贫日子,我不上他跟前受那份气。但孩子大了找工作自己做了难,只好让家属领着孩子去找他求情。任居孟给孩子安排了工作,因为我没有给他送礼,他没有告诉我们孩子已安排的事,也不让孩子去上班,他拿着孩子的工资卡领工资一领就是三年。我们认为他不给办就算了,也就没有再找他过问此事,直到案发后我们才知道。”
  
  夫妻同堂受审
  在农村生活的任居孟的妻子贾某,自任居孟当上财政局长后,便和任居孟一起过上了富足的生活。“纵观任居孟的收受贿赂的过程,这名农村妇女丢掉了农民的朴实,充当了‘我替他收钱,他给人办事’的‘贪内助’角色。”办案人员介绍说。
  2006年6月的一天,刚刚上任的某局新任局长拿着一个装有5000元钱的信封到任居孟办公室申请经费。任知道那信封里装的是钱,由于这位新任局长刚任职与自己不熟,便不想收他的钱,推托了几句,借故把他支了出去。不料当晚任居孟回到家时,妻子贾某对他说某局局长来找过他,说单位工作上需要任居孟在经费资金上关照一下,临离开时把装有5000元钱的信封留给了贾某,贾某便收下了。于是,第二天任居孟就在该局资金申请书上签字予以批准。
  任居孟在财政局出名的对人严厉、不苟言笑,不要说一般工作人员,就是几个副职们在他跟前都是谨小慎微。但深谙“不跑不送,原地不动”的任居孟,在使用提拔干部事时其妻成了不可或缺的中间人。
  2003年夏天,齐河县财政局进行人事调整。一名工作人员为了解决副科级,来到了任居孟家里,而家里只有其妻子贾某。这位工作人员把一个装有3000元钱的信封放在茶几上,后贾某收下转告了任居孟,当年7月该工作人员的副科级即得到解决。
  据办案人讲述,从2003年到任居孟离开工作岗位,财政局的干部无论是提职提级还是办理亲属调动有求于任居孟的,都是走了“夫人路线”,顺利通关。
  案发后贾某说:“任居孟任当财政局长期间,经常有单位和个人为了工作的事情找他帮忙,有时到家里来。任居孟不在家时,这些人就给我留下钱,我就帮忙收下了。”“由于我不认识字,我家的财务上的事都由任居孟掌管着,我收下的钱也都交给他处理。”
  
  贪欲的快感留下的是恐惧和忏悔
  “细水长流,积沙成塔”,几年的时间,任居孟聚敛资财千万元。这么多的巨款带给他的不是快乐,带给他更多的是胆战心惊、惶惶不可终日。
  办案检察官介绍,任居孟归案后,开始是消沉对抗,但他很快就恢复了理智,千万巨款如压在身上的千钧巨石,在他决定并将自己的犯罪事实全部讲完后,长长地舒了一口气。任居孟对办案人员说:自己离开工作岗位到案发的这三年时间里,内心一刻也没有平静过,每当看到电视上有贪官被判刑,他都惊出一身冷汗,私底下也多次拿自己的犯罪数额与判刑的贪官进行比较,白天出门更像做贼一样,不自觉地留意有没有纪检、检察院的人跟踪,夜间在睡梦中刺耳的警笛和纪检、检察人员的出现,吓得自己只能靠药物才能入眠。紧张恐惧的日子,使自己的精神到了崩溃的边缘。
  被逮捕后,看守所里的任居孟在悔过书中这样分析自己腐败的原因。“我是1996年任齐河县财政局长,2007年2月离任,到县政协工作。回想这十一年在财政局的工作……我犯的罪恶十分严重,都与金钱有关,关键是造成这些罪恶的根源不是金钱,而是我对金钱的偏爱。”
  办案检察官认为,机制问题才是造成任居孟十一年贪腐上千万的结果。“好的机制能使一个人变得更好,不好的机制能是坏人变得更坏。任居孟从开始的过年、过节收受礼金,到后来的主动出击敛财,也演绎了其欲望的嬗变。”
  作为县一级财政部门,掌握着大量资金,行使“收、支、监、管”的权力,其一把手的权力高于其他人。特别是近年来中央和省级政府加大了对基层基础建设的投入和资金的转移支付力度,财政部门更是成了炙手可热的香饽饽。如何加强对上级专项资金的管理使用,真正做到专款专用?
  “应当有效整合监管力量,加强对财政人员的监管力度,切实做到权为民所用,利为民所谋,为人民管好每一分钱。这种蚁贪式腐败的存在凸显了社会防控体系的薄弱环节。”办案检察官合上卷宗说。
  责任编辑:张羽